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08:57

林曦顶着寒风走出大厦时,手机在浅绿色的迪士尼手袋里振得很厉害,林曦停下来,伸手入手袋里想摸出手机,明明振动的感觉如此强烈,感觉一下子就能抓住源头,却摸来摸去不得要领,手中的简历却掉了一地。林曦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某些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控制,林曦讨厌这种感觉。林曦在心里叽咕一句:真该好好整理一下手袋再出门。脑里突然闪过刚刚在十五楼见过的男人的样貌,林曦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粗口。 若不是为了面试,绝不会把手机调成振动,现在也用不着在寒风萧萧的大街上如此狼狈地掏手机。可面试的结果竟然是听一个秃头的男人自吹自擂半小时后被一句不招没有相关经验的打发走,林曦不禁又在心里骂了一句,简历上明明写得清清楚楚,HR根本就是在耍人。林曦想想十五楼志美广告公司那气派的门面与“秃子”那半小时口水纷飞的“演讲”,脑里只有一句话: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林曦终于捉到了手袋里那个可恶的家伙,白色的索爱手机。林曦当初决定买索爱手机,只是因为香港TVB所有的剧里,都是这种熟悉的手机铃声,林曦发现自己消费观确实不理性到非常可以程度。林曦掏出手机,看到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因最近接面试通知的电话多了,林曦本能地清清嗓子,顾不上捡简历,用清脆的声音接通电话:“喂,您好!”(源于网络)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09:43

“喂,是……是林曦吗?我……我是刘彬。”电话那头好像很着急,可能太紧张反而说话有点口吃了。 林曦站在大街上,歪着的脑袋在急速旋转,希望能从那个健忘的脑袋里搜到一些蛛丝马迹,可以提示一下这位刘彬是谁?对方能准确无误地说出自己的名字,应该是认识的人,可就是想不起什么时候有位朋友叫刘彬。别人准确地记住了自己的名字,自己却对对方一点印象都没有,林曦很清楚地明白这是非常没有礼貌的行为,所以虽然脑袋不争气,但嘴上还是轻轻应了一声:“嗯。” 对方听到一个“嗯”后,发现林曦没有了反应,补充道:“02法律的刘彬,以前常常陪你和莉莉上自习的,还记得吗?”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10:04

林曦脑袋灵光一闪,长长地“哦”了一声。这位刘彬,林曦当然记得,大学入学不久,这位师兄就对同室好友颜莉莉穷追不舍,林曦更因为他的名字与粤语的“留班”的音相似,笑了人家好久。然而,林曦却因为这个“留班”,吃了很久免费的零食,一方面是“留班”想林曦在莉莉面前多说好话,而颜莉莉嫌“留班”太烦,让林曦帮忙挡驾,结果就是林曦什么也没做,就坐收两人送的“劳务费”。这位“留班”,林曦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的。 刘彬见林曦终于记起来,也懒得去寒暄,直接就进了正题:“林曦,莉莉……莉莉有去找你吗?” 林曦疑惑地答道:“莉莉,颜莉莉吗?没有啊,她不是回长沙工作了吗?她来广州了?来广州也不来找我,这家伙太不够意思……”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5:16

刘彬不愿意听林曦在电话里喋喋不休,直接打断道:“林曦……林曦,莉莉真的没来找你吗?你不要骗我,我……我真的担心她,你……你告诉我吧!” 刘彬说出最后一句时,语气几乎是在哀求。林曦感到莫名其妙,刘彬一直在追颜莉莉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他毕业四年还对她念念不忘确实让林曦有点感动,可现在的刘彬确实太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没有啊,发生什么事了,她真的来广州了吗?”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5:32

“不是,她……她说她在长沙其实她不在长沙,她在广州但是说她不在广州,她电话打不通,家里电话通了可是找不到她,她妈妈说她不在家……” 刘彬越说越快,到最后林曦已经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了,很明显刘彬已经语无伦次了。林曦仿佛听见头顶“翁”地响了一大声,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她不得不打断刘彬:“等等,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现在在哪里?我们见面谈吧!” “好,好!”刘彬报了个地址,然后飞快地挂了手机。林曦拿着手机站在寒风萧萧的大街上,依然感到莫名其妙,但事关颜莉莉,她还是较上心的,毕竟颜莉莉是她大学里最好的朋友。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5:50

林曦马上拨通颜莉莉的电话,一把冷冰冰的女声说: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林曦没有心思去想个究竟,反正一会儿见到刘彬就一切见分晓。 林曦蹲下来捡起简历,风风火火地打车到中山三路,逆着寒风快步向中华广场走去。一踏入星巴克,就看见刘彬对自己招手。 刘彬选的是一张在角落里的桌子,这让林曦觉得眼前的刘彬有点可怜,因为林曦自己若在公共场合选择一个角落的位置,都是在心情失落或缺乏安全感的时候,她觉得这样才不至于让自己失控。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6:08

林曦向刘彬走去,并迅速地打量他。她的第一感觉是:刘彬变得更成熟了。他身穿七匹狼的西装,里面是一件浅蓝色的衬衫,没有系领带,面容带着些许憔悴。林曦知道,这些憔悴全因颜莉莉。林曦想起大学时,刘彬会因为颜莉莉一个电话,半夜跑出校门的大排档买宵夜,然后冒着被记过的危险送到女生宿舍。颜莉莉会为他的辛勤付出报以甜美的一笑,然后柔声柔气地送他出宿舍门口。这时的刘彬,脸上的笑容是幸福的。只是他并不知道,很多时候他刚走出女生宿舍,他的爱心宵夜就被其他叫嚣着减肥又失败的女生消灭了,有时甚至成为垃圾桶的囊中物。而他心中的女神却从来都不会沾染一口,没错,林曦清楚地记得当时颜莉莉是用了“沾染”这个词,并为用词的恰当得意了好一段时间。想到这里,林曦心里不禁为刘彬感到心酸。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6:24

林曦走近刘彬,那种熟悉的憔悴突然变得清晰,曾经她也无数次暗地里嘲笑他不自量力,而此刻,她同情这个男人。她不禁在心里说:颜莉莉这个人间尤物确实害人不浅。 林曦怕她此刻的表情会出卖她内心的想法,于是极力地用微笑掩饰,虽然她十分清楚她从来都不擅长于表里不一。刘彬绅士地为她拉开椅子,林曦微笑着道谢,刘彬浅浅一笑,却有些心不在焉。 刘彬坐下,为林曦点了杯咖啡。林曦知道此时的刘彬已被颜莉莉折磨得身心劳累,也做好了迎接他毫无逻辑地提问题的心理准备。刘彬却一直不说话,双眼盯着面前的咖啡杯发呆,林曦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神是涣散的。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6:42

“好久不见,有一年了吧!”林曦先开的口,她确实受不了这样沉默,她很纳闷,在电话里语无伦次地说一大堆,现在面对面却什么也不说了。 “是啊,一年多没见你们了。”刘彬淡淡地说。 林曦有点吃惊:“毕业典礼后你没见过颜莉莉?” “嗯。”刘彬心不在焉地回答,眼睛没有离开过咖啡杯。 “不会吧?你不是很喜欢她的吗?” “嗯。” “你们平时有没有联系?电话总会打吧!” “嗯。” “刘——彬,你能不能说多过一个字,至少换一个字。”林曦压着火气,有点咬牙地对刘彬说。她真想过去揪他的衣领,或拿起被他盯了很久的咖啡泼过去,好让他出窍的三魂七魄归位。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7:14

“林曦。”刘彬突然抬起头,用力握住林曦的手,眼神灼热地看着她。刘彬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下,把林曦吓得不轻,用力往回缩一下手,发现根本没有用,只好任由刘彬握着,准确来说应该是抓着。 一位时髦的女孩经过,奇怪地看着他们,刘彬也觉得这样有些唐突,于是放开林曦的手,轻轻地说:“对不起。” 林曦看着被刘彬抓得有点微红的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她十分肯定现在的刘彬处于焦虑的状态,有点怕刺激到他,于是小心地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和颜莉莉发生什么事了?”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7:31

刘彬清清嗓子,看得出是极力想让自己保持平静:“上星期开始,她的手机就一直打不通,我担心她是不是出事了,于是打电话去她家里,是她妈妈接的电话,她妈妈说莉莉根本不在家。” “哦,那你等一下再打过去吧。” “我的意思是,莉莉毕业后,根本没有回长沙工作,她一直留在广州,她妈妈亲口对我说的,没有回长沙工作,没有!”刘彬大声地强调着。 林曦被刘彬突然加大的音量再次吓到,正在纳闷这人怎么就不可以好好说话,听到后面却整个人呆着了。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7:47

林曦记得毕业前,大家都忙着找工作,颜莉莉却整天在宿舍里睡懒觉,她说家里都安排好了,等拿到毕业证就去家里安排的单位上班。毕业不久后,林曦收到颜莉莉更换长沙号码的短信,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但现在有人告诉她其实这些都不是真的。 林曦突然有种陷入了处心积虑的骗局的感觉,虽然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是涌上心头的奇怪感觉让她很不舒服。若真如刘彬所说,林曦对于颜莉莉的行为只想到四个字:滴水不漏。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8:05

林曦与刘彬走出星巴克已经快一点,刘彬再次叮嘱林曦一有颜莉莉的消息马上通知他,然后快步走向后面的办公大楼。林曦看着刘彬越走越远的身影,不禁感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林曦想想不对劲,怎么自己突然就变成历千世情劫的猪八戒了? 林曦的肚子咕咕地叫,看来刘彬真的被颜莉莉的事弄得思维逻辑混乱了,中午时分竟然约在星巴克而不是约在饭馆。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1:48:21

林曦走到路边拦的士,中山三路不是她地头,还是快点回家医肚。一辆绿色出租车停下来,林曦走上前拉后门,突然从左边窜出一个穿黑色皮衣的男人,飞快地拉开车门,一只脚踏入车内。 林曦一手扯着皮衣的后衣领,手上的劲却不大,整个人被扯上了一小步。林曦本来下午没事,不赶着回家,身体状况也很好,迟一两个小时吃午饭也不会出现胃痛等症状,如果那个人好声好气地跟林曦说,林曦也不会为难他,可他却选择了漠视的态度,林曦首先被秃头男人的口水泡了一个上午,然后被刘彬语无伦次地折腾一个中午,连日面试不顺的情绪在黑色皮衣的漠视下不断上涌。 “皮衣”突然被人一扯,条件反射地回过头,操着一品广东味极浓的普通话说:“小姐,干嘛呢?”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2:14:28

干嘛?林曦的火从背部直往上烧,深呼吸一下,尽量让自己冷静一点,说:“先生,不好意思,这是我先拦的车,你这样抢别人的车,好像不太好吧。” “不好意思,我赶时间。”“皮衣”说着,整个人坐在车里,伸手去关车门。 林曦眼明手快,上前一步伸手挡着车门,眼神像要冒出火,但语气还是极力保持平静:“不好意思,先生,我也赶时间,请你下车。” “皮衣”焦急地说:“小姐,我真赶时间,我女朋友要自杀,我不赶过去要出人命的。”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3:18:47

林曦一听差点想脱下高跟鞋掷过去,本小姐就长一副弱智样吗?这样的大话也说得出来。 林曦看着“皮衣”说:“哼!自杀?我男朋友还自杀了,再说了,如果真有人自杀,你应该打110报警,警车上一放“哔哔灯”,什么车都让路了,就你赶过去,说不好还塞在半路上,人家自杀十次你都还没赶到呢!” “小姐,我没时间跟你玩。”“皮衣”没有耐性地说,拿出钱包掏出一张一百块,递给林曦说:“小姐,你把这车让给我,你再打一辆,这钱算我请你坐车好不?”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3:19:22

林曦极力压制的神经终于在红色的一百块下完全爆发,她一手抢过钱,用力地揉成一团,向“皮衣”的脸上砸去,大声地说:“这几十块的车钱我还付得起,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随便侮辱人?像你这种人,根本就是社会败类……” “神经病!”“皮衣”在林曦突然的咆哮下愣了一下,然后捡起钱扔出门外,再用手推开林曦一直抓着车门的手,利落地关门,要求司机开车。 林曦被“皮衣”一推,抓着车门的手不得不松开,身体向后退一步,四寸的高跟鞋踩在行人路高出的路沿上,差点摔在地上。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3:19:39

林曦站稳身子后,的士已经呼啸而去,林曦站在原地用力地跺脚,捡起地上的皱巴巴的钱愤然地撕开两半,用力地握着拳头,对着的士的方向大叫:“世纪贱男,此仇不报非君子,我跟你没完。” 林曦大喊大叫完,开始慢慢冷静下来,却感觉到右脚一阵阵疼痛,不用问,刚刚被世纪贱男一推,虽然没有摔到扭伤,可四英寸的高跟鞋与地面发生的不和谐经历,足以伤及脚筋。 林曦蹲在地上捂着疼痛的地方,刚刚一场“激战”后,手上的文件夹一早摔地上,里面的简历散落一地,经过的路人漫着繁忙的脚步抽空瞄林曦一眼,脚步依然繁忙。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3:19:55

林曦一张张地捡起简历,看吧,不是大美女,路上遇到不公平待遇也不会有人出手帮助,好在今天遇到的不是劫财劫色一不配合马上拨力捅人的歹徒。林曦突然想起颜莉莉,以前在大学跟她混时,身边总是有无数的男生跟在后边做观音兵,连个水杯都不用自己拿,今天却突然听到颜莉莉失去音讯的消息,突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林曦觉得鼻子酸酸,人倒霉的时候真的什么坏事都堆在一起的。 终于,在林曦身边一辆车停下,走出一个男人,看起来年纪不大,温文尔雅,蹲下来帮林曦捡起简历,微笑着递给她。林曦心想该不会是像电影那样灰姑娘遇见了白马王子?虽然有点老土,但每个女生都有灰姑娘情结是真的,林曦不禁又偷偷看了男人一眼,心中暗喜:此男还不错。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3:21:04

林曦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简历,轻声地说声谢谢,站起来时一向轻度贫血的她突然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1秒后,当眼前重现光明的时候,林曦的纤纤肉体也“咚”的摔在地上。 程子睿强忍着笑,最后还是失败,已经哈哈大笑起来。 在眼前一黑身体向后倒的那秒里,林曦的脑袋里花痴地想起了电影里那些老土的情节,女主角在倒地前,男主角上前一步,伸出强而有力的臂弯,把女主角搂在怀里,眨着电眼,深情款款地明知故问:你没事吧!然后女主角红着脸羞涩地摇摇头,顺势倒在男主角的怀里,二人迅速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3:21:23

果然,理想与现实现是不可能连在一起的,林曦看着眼前笑得忘记去扶起自己的帅哥,彻底推翻了刚刚下的“此男还不错”的结论。 林曦黑着脸自己爬起来,程子睿才醒悟过来,连忙伸手去扶林曦,林曦闷声地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开。 程子睿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失礼,想做点什么补救一下,跟上前叫道:“小姐。” 林曦假装没听到,继续向前走。 “小姐,小姐……” “你叫谁小姐呢?”林曦突然转过身,正想加快脚的程子睿差点撞了上去。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3:21:40

“不是,我……”程子睿显然没有想到林曦突然就转身,“我”了半天“我”不出下文,忍不住又笑起来。 林曦忍无可忍:“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不是,小姐……”程子睿终于说出口:“我是想说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林曦生气地说:“送我一程?上西天吗?不用了,谢谢!”说完再次转身离开。 程子睿看着林曦因生气也鼓起的脸差点又笑了出来,强忍着追上前,说:“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我看你的脚好像受伤了,行动不方便,要不我送你回家?”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3:21:57

“不用了。”林曦对着程子睿大声说,生气地跺脚,然后一阵刺痛涌上,不禁皱起了眉头,刚刚伤了的脚筋看来已越来越严重了。 “我知道我刚刚冒犯了你,我跟你道歉,很真诚的道歉,我真的不是有心的。”程子睿看着林曦的眼睛,真诚地说。林曦的脚痛得厉害,有顺风车坐最好不过,本来人家是一心帮忙的,虽然刚刚的经历让她很没面子,可是人家都已经道歉了,是不是应该退一步开阔天空呢?正在犹豫之际,程子睿抢过林曦抱在胸前的文件,自顾自地走向车子,林曦既生气又无奈,只好跟上前。 车子里,没有放音乐,没有开收音机,异常的安静,程子睿首先打破沉默:“您好,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叫程子睿。”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3:22:14

“哦。”林曦面无表情地回答。 “你,怎么称呼。” “妈妈说不可以随便跟陌生人说话。” “可是你现在在陌生人的车上了。” “那我下车,你停车。” “好好,你是我的陌生人,我不是你的陌生人,好不好?你是要去面试?” “是。” “你家住哪里?” “查家宅?| “也不是,可我不知道你家地址,怎么送你回家?" “……” 程子睿哈哈大笑起来。 林曦真受不了他,问:“你很喜欢笑?“ “也不是。” “那你的意思是我很搞笑啦!” “我没有。”程子睿马上否认,看到林曦鼓起的脸蛋又忍不住笑出来。

飞上刀山 发表于12-12-18 13:22:31

林曦彻底生气了,报了个地址,之后不管程子睿说什么,林曦一概不理会。离小区还有一个路口,林曦下了车,她宁愿一拐一拐地走十分钟回家,也不要程子睿送到小区外。 程子睿看着林曦娇小的背景,无声地笑起来。掏出两份简历,把上面的电话号码输入手机,简历第一行写着名字:林曦。 程子睿上午顺道去送份文件,却看见她气冲冲地走出电梯,差点撞到他。在大厦门口又看见她站在路边狼狈地掏手机,简历掉了一地。程子睿正想上前去帮她,她却飞快地蹲下来胡乱捡地几份就上了出租车,程子睿只好把她剩下的两份捡起来。下午正准备出去开会,一转出路口就看见她跟一个人抢出租车,还被人推得差点摔在地上,心中不忍,决定上前帮她一把,却想不到因为忍不住笑惹她生气。程子睿想起林曦生气时鼓起的脸,摇着头笑笑,发动车子。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